HEBEFACE【港產片朝聖地】 談香港本土文化

製作【港產片朝聖地】的初衷…

「我發現有很多地方即使我們經常走過、到訪,但亦不會留意到它的存在。」Hebe講述自身經歷對製作影片的啟發。
Hebe笑言,有不少網友留言看過影片後,才察覺原來電影經典場景就在自己附近。Hebe就想藉製作影片記錄昔日香港,讓更多人懷緬往日面貌。

製作過程困難處處…

「香港寸金尺土,能拆的便拆,變化急速,有時你根本認唔到。」
Hebe坦言,在製作過程中遇到不少難處, 要辨認原址,往往要查看航空照,翻看舊地圖、資料,更甚要付費向政府查地契。而費一番功夫後,有時原址更面臨拆毀或已被拆遷,根本無法考證。hebe面對香港的急劇變化,難免感到可惜和無奈。
除了外在困難外,網民的惡言相向亦令他難受,惟Hebe明白網絡風氣需慢慢改變,期望自身能讓大家學習欣賞創作。

港產片文化的衰落…

「每一樣嘢都有周期…」
談及港產片衰落,hebe認為文化確實已經轉變,且是整代人無可避免的轉變。Hebe以在韓劇中發現張國榮的身影為例,談論以往港產片文化對亞洲,甚至世界的影響。「英雄本色」、成龍的動作電影都是舉足輕重的作品,但現今一代均已對此未必感興趣,取而代之,開始接觸中國、韓國的綜藝、影視,已未必願意接觸港產片。Hebe亦指,文化取向其實無對錯之分,現今一代人置身不同時代,文化背景不同造就港產片的衰落。
Hebe隨後提及,自己曾與本地電影導演,攝製團體談及港產片現況,他們均無一否認港產片大不如前的事實。Hebe坦言此境況確實難以扭轉,他亦慨嘆自身力量微小,只好懷緬過去風光。
「港產片的未來發展確實是個問號……」

香港人對香港文化的重視…

Hebe曾任學校工作,他指從與年輕一代的接觸中,均可發現年輕一代對香港文化的貧乏。
「同佢哋傾計嘅時候,發現佢哋唔係好接觸香港嘅音樂同電影,反而對大陸影視、韓國偶像十分熟悉。」
Hebe補充,這正是與本地娛樂行業息息相關,當本地創作式微,宣傳亦因而減少,年輕一代自然少了接觸,年輕一代不重視香港文化,亦是無可厚非。

自社會運動爆發,港人本土意識提高。Hebe亦認同此說。
「周遭嘅嘢唔再話唔關你事…民生嘅嘢都係政治嘅嘢,包括港產片」
Hebe談及過去一年,香港人更為重視香港文化,社運的爆發令本土意識開始抬頭。他更談到近來「黃色娛樂圈」的主張,他提及藝人被封殺,工作大減,如果沒有人協助,根本難以維生,所以香港人的的支持很重要。Hebe相信,當香港影業漸漸壯大,港人亦會十分願意支持本土創作,如《幻愛》的例子,愈來愈多的作品出現,喚醒港人欣賞本土創作的意識。

本土文化價值何在?

「我哋香港人嚟㗎嘛,本土文化梗係有好大價值啦!」
作為香港人,hebe認為對本土文化的鍾愛無疑是歸屬感的構成部分,對香港人而言,當然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與價值。他又提到,雖則本土文化未必會「抽絲剝繭」地呈現在我們眼中,但其實本土文化一直都在我們的生活中出現。
「講廣東話呀,搭電車呀……都係本土文化嘅一部分嚟㗎嘛」
Hebe亦指,雖現今世代對本土文化的確看似愈來愈不重視本土文化,但事實上,有不少創作者在各方面都繼續在推廣本土文化,例如有人寫書講香港歷史,講香港俗語……

香港人對香港文化的支持…

「除咗批評之外,嘗試換一個角度去欣賞。」
Hebe指最重要的是欣賞,支持香港製作,「課金」與否都是後話,首先要嘗試少點批評,給予更多支持。他強調,一個創作人,好需要受眾的支持。他提到,香港創作的接觸面完全不能與外國創作相比,本土市場完全不及英語或普通話製作,更遑論有利可圖。因此,觀眾更應給予更多讚同,去欣賞願意為香港文化付出的創作者,觀眾的支持會成為支撐創作者繼續走下去的動力。

攝:Marcus C.
編:Kent.W
製圖:Sam

Kent 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