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tent Creator Der仔: 歷屆特首忘記了最重要的香港人

好一段時間沒那麼正經去寫一篇文章了,《假如我是特首》,我在想,到底要有甚麼能力才能當特首呢?學歷?年齡?從政經驗?當然以上也有可能是原因吧,但對一個普通市民來說,好像歷屆特首都忘記了最重要的一點,為香港人的那一點。

從政治來說,沒有人說過市民一定要跟政府抗衡的,一直以來都覺得當高官要有一定程度的智慧,在我眼中,種種不貼地與反智政策映入眼簾,單單是對抗疫情問題,遲遲不肯封關,還推出「全民中招派五千」的政策,雖說他們一直「彈出彈入」,但不代表他們沒有想過。在特首眼中,好像市民說些甚麼,都是在跟政府對抗,別傻了,正常人才沒那麼多空閒時間跟你玩這種政治遊戲,民不聊生才是導致怨聲載道的罪魁禍首,做好防疫吧,要媚上這些廢話爛藉口,看看澳門吧。

談及到經濟,老實說,我真的了解不深,可能有一點涉及到社會吧。由小時候聽過嫲嫲說道,那個菠蘿包以毫子計算的年代,到了現在劏房滿佈、樓價高企、甚麼都拿來炒賣的年代,總覺得政府可以做點甚麼,官商勾結,無視地產霸權等等早已見怪不怪,我明白要嚴厲處理有一定的難度,但總比甚麼也不做來得好吧。

再說,從小到大就聽說過,香港不是一個追夢的地方,此話怎說?就是香港沒有資源給你追夢吧,哪個小朋友不是被教育,長大後要成為醫生、律師?踢球、打籃球這些想也不用想,沒錢賺啊。你再看看,體演文出界的功能組別,當選的對體育一竅不通,怎麼可能讓香港的文化有發展的機會呢?我當然明白難以在四個界別之中都有所涉獵,但分開不是很難吧。從政府架構而言,對文化產業已經有一定程度的扼殺,談甚麼發展。

深明做特首,絕不簡單,那很正常,簡單的話誰不想做,人工高福利好,但問題是,特首做得離地,做得不知民心的話,倒不如不要做好了。
/
Der仔
Instagram @derekchc_

製圖:Sam
*標題為編輯所訂

Marcus Cheu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