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安法下的香港:蘋果日報被搜查 新聞自由每況越下 | 社衡觀點

攝:Marcus C., 圖:Jacky L.

由去年6月12日開始,新聞工作者與警方之間似乎多了一種互相的不信任,警方覺得記者只會拍攝警方濫用武力的場面。但許多時候,警方的武力都衝著記者及市民而來,不是記者只想拍攝警方行動,而是他們別無選擇。一年來,記者與警方之間摩擦不斷,記協多次譴責警方行動扼殺新聞自由,警方卻絲毫沒有要改過的念頭。

香港是一個採用三權分立的城市,而媒體就是第四權,媒體最重要的功能就是監察政府,達到互相制衡的目的。「831太子站事件」正正因為警方趕走站內記者,媒體不能採訪,市民無法知道真相,從而坊間產生不少揣測。

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,資訊流通及新聞自由對香港真的十分重要。新聞自由像陽光一樣,能夠掃除滋生細菌的溫床,令社會運作更健康。無論是香港人還是來港做生意的商人都可以了解社會時事;而且,採訪自由使資訊流動,吸引商人到這個透明度高的城市投資,帶動經濟發展。但警方多次妨礙傳媒採訪,又以不禮貌的態度對待記者,情況令人失望。

《基本法》第27條清楚列明港人享有各種自由,但這些自由已經所剩無幾。香港被稱爲最大「黃媒」蘋果日報週一(10/8)被警方大規模搜查,警方自訂「可信」媒體名單,被列為「不可信」的媒體,包括立場新聞、香港電台等,不能進入蘋果日報大樓採訪,可見警方嚴重干預新聞自由;本港的新聞自由指數在去年反修例事件後下跌至第80名,相比2002年的第18位低得多;記協主席楊健興表示,是次大規模搜查壹傳媒大樓,有如在第三世界打壓傳媒及沒有新聞自由的地方,才會出現,可見新聞自由危在旦夕。不僅如此,一日內10位壹傳媒高層及年輕政界人士被冠上危害國家安全罪名,情況使人擔憂。面對國際壓力,為何政權仍作出一連串行動?此舉無疑是向國際傳達「我們不怕」的訊息,但亦似乎曝露了政權已經沒有其他辦法反制國際的制裁;畢竟人民幣的影響力不及美元,中國要制裁美國似乎超出能力所及。

在可預視的將來,對自由的打壓似乎會接踵而來。究竟香港能否走出困境,我們又能如何捍衛這片土地的自由呢?

撰:NCY

PMHK Editoria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