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回不去了」,香港,還能恢復昔日模樣嗎?

那年初夏,本應充滿夏日氣息的香港,變成煙霧彌漫,血流遍地的反修例運動。那催淚煙及胡椒噴霧的刺鼻,相信對某些香港人來說仍然未能忘記。二零一九年,街上數百萬人示威,街上滿佈文宣。到二零二零年,又初夏了;香港,仍是那個香港嗎?

「粉飾太平,和平假象」

文宣——一個政治宣傳的方式。在二零一九年還遍街貼著,更是遊行的常客。文宣的「遍地開花」,直到年尾,仍是可以看到的。到這一年,文宣已於街上消失,被政權「粉飾」,塗鴉被人用塗漆抹掉,文宣被人強行移除。我們明顯可以看到這個政權在「粉飾太平」,以圖「滅聲」,可現在香港人常說:「香港已不能回頭」,「粉飾太平」真的有用嗎?能把香港人的意志滅掉嗎?答案,相信各位讀者也十分清楚,「太平」已是天荒夜談。

「意見接受,態度照舊」

遊行——表達訴求的主要模式。在二零一九年,遊行會被批出「不反對通知書」,市民仍然可上街示威,舉起文宣,揮動旗幟,呼叫口號,警方到活動後期才會介入,市民仍可表達訴求。隨著二零二零年到來,政權藉著武漢肺炎,將所有遊行要求拒絕,批出「反對通知書」,警方採取早期介入,市民連應有的言論自由消失了。警方對記者的暴力對待日益嚴重,記者採訪被嚴重阻礙,新聞自由被嚴重損害,記者連自己的人生安全也保障不了。這樣的情況下,那個人頭湧湧的示威現場,煙霧彌漫的「戰場」,還會重現嗎?記者還能安全地採訪示威現場嗎?警方採取的手段不停加劇,市民受傷,流血,擔心,害怕,可港人仍是冒著生命走上街頭,目的只有一個——表達訴求,遺憾的是,政權不肯聆聽市民聲音,這樣的香港,還有配得上「東方之珠」的美稱嗎?

「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」

一年內,年輕人被迫就上街頭,警方暴力驅散,市民流血,甚至為運動犧牲。昔日香港,警察是不少年輕人的「夢想職業」,一年過去,年輕人與警察形成對立。年輕人奮力堅持,警方無情取笑,難道大家都忘記了自己的根本是香港人嗎?現在四分五裂,區分黨派的局面根本沒有轉寰的餘地,昔日那個富人情味,互助互愛的香港,還會重現嗎?

截止今年初夏,中共政權打壓日趨嚴重,國歌法,港版國安法被強推,市民人人自危、擔驚受怕,深怕行差踏錯,最後被「送中」,「被消失」,市民誠惶誠恐、步步為營。「五十年不變」變成天大的笑話,香港逐漸被控制,大家不能再在街頭高談闊論,表達自己意見,這個香港早已失去原來的模樣。

「一失足成千古恨」

政權的壓迫,造就現在的香港,資金開始流失,市民對黨信任度大跌,香港人不再相信這個政權,紛紛考慮離開香港,尋回失去的自由。未知現在的當權者,是否有後悔那日立法的決定?還是仍然堅持到底,強推不同限制自由的法例,趕走企業、趕走香港人。這個政權的當權者,會追悔莫及嗎?還是一意孤行?移民浪潮再次出現,昔日人來人往的街頭巷尾逐漸變得冷清,香港變得陌生了,失去了熟識的感覺。

這個香港,還是如往日一樣猶如明珠閃閃發光嗎?

撰文:Cherry C. @chiuck__

圖:Cherry C.、YTL @ytl_0128

Chiu Cherr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