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九六四下長大的人

去年六四晚會, 4-6-2019 (Sam 攝)

八八年剛入大學,遇到北京學運。反貪腐、反官倒、要求政治改革,一切那麼理所當然。當年未有自由行,沒有太多暴發戶,香港人仍然(自以為)血濃於水,天天看直播,萬眾一心。 年青人,不用思索,自小受到We are the World, 宣明會等 NGO 的文化滋養,本著普世價值信念,對人權,對思想自由的追求,那有不「聲援」、 不支持的理由。

軍隊開動了,有人當場死了,有人被追捕,被流放了,更多人心死了。 全世界看呆了眼。

三十年,大家是如何活過來? 各有各的故事。

我們的上一代都來自大陸,當年叫逃出大陸。 今天,這些「收成耆」都在唾罵「黑暴」配合施政。

我們的巨星,在台灣發跡,演譯過「假如我是真的」那種傷痛,卻最愛用特權包娼的足球運動。

我們的官賈賢達,都是識時務者,以服務人民幣為己任。

三十年來,我們滋養了一個怎麼樣的政權,今天就怎麼樣的壓在我們的身上,就怎麼樣想更大力的壓在我們下一代的頭上。 他們也差不多成功了。

從小就年年返鄉下 探祖母,見識過官威。中一 不知那裡來本文革傷痕文學經典「天讎」。那種人性的扭曲 看得我想吐。 六四,是一套連續劇的其中一集,是歷史的預料之內。 可笑的,是我們竟然年年要求兇手為死者「平反 」。 正如一國兩制,失敗是注定的。

可笑的,是我們曾經相信。

民主回歸 高度自治 港人治港

可笑的,是我們沒有準備(退路)便相信。

中共,有著如異形一般的 DNA, 是下層建築決定上層建築的機械獸,牠會被歌頌有強韌的生存能力,但絕不因其功德而流芳。

我們,又是否願意讓戲碼一次又一次輪廻。

讀者投稿並不代表本網立場或言論。

一個中年老竇 3/6/2020

Anonymous